草莓视频app视频在线下载

() 金环派在修士的世界中混的不咋样,属于标准的小门小户,但在凡人江湖之中,尤其是海城一地还是相当有名望的,相当于地头蛇的门派,连官府都要给他们三分面子。

这样的人家,办喜事的酒菜不可能太差,否则岂不是会被人笑掉大牙?

除了酒菜的质量有保障外,林小哥儿现在也确实想喝杯喜酒沾沾喜气。

最近发生的了不少糟心事,尤其是阮氏父子,简直把林小哥儿恶心的不行,喝杯喜酒高兴高兴也不错。

所以他就在门口稍稍推诿了两句,便痛快的答应了。

领他进门的那位壮汉叫李梦修,虽然这个名字跟他的形象有点不符,不过他正是这金环派的掌门。

也正因为被他领进去,林小哥儿发现自己很快就成了客人瞩目的焦点。

寻常客人来贺,李梦修都是在门前迎一下,然后让弟子带客人进去,而林小哥儿则是由李梦修亲自带进去的。

就像刚刚说的,金环派在凡人武者的江湖中混的还不错,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能让他亲自接待的客人当然会惹来好奇的目光。

尤其是林小哥儿看上去实在是不像个练家子,皮肤白皙且手上还没有茧子,虽然腰上佩剑,但更像是装饰,就跟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读书人差不多,唯独有些不太明白为何腰上还别着个大葫芦……

而林小哥儿当然也不喜欢这种瞩目,就跟转校生到新班级第一天做自我介绍似的,简直是羞耻py。

宾客之中以没有修为的凡间武者居多,都是些游侠儿,恐怕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金环派是一个仙门。

Nono晴天里漫步走向校园

李梦修倒是把林小哥儿看得很重,甚至想让他坐在主位上。

林天赐当然不愿意,他就是来喝杯喜酒的,喧宾夺主太受人瞩目了。

最后两人你来我往推诿了几句,李梦修才表示林小哥儿随便坐,坐哪里都行。

安顿好林天赐,李梦修就先离开了,宾客太多,不去门前迎接终究有些失礼。

而林小哥儿则环顾了一下摆满桌子的前厅,在一个月亮门后面找个到不起眼儿的小桌位。

其他的桌子都能恨不得能容下十来个人坐的大桌子,这个不起眼的位置就是个四四方方的小桌,而且还有散下来的门帘遮挡,正好适合他这种就是来吃饭懒得客套的家伙。

桌子虽小,但茶水干果之类的东西很齐,而且桌上已经有先来之客。

一个风度翩翩的俊俏公子哥,穿一身青衫,手持牡丹折扇轻摇浅笑,那是相当的装逼,不过人家确实有这个资本,以他的颜值,走在街上绝对迷倒万千少女。

对比起来,另一个就不怎么样了。

倒不是丑,主要是他的身材矮小,且好像十分干瘦的样子,明明是正八经儿的坐在那,却总有种他是蹲在椅子上的吊儿郎当的意思,甚至一举一动都有点……猥琐?

尤其那一身玄色长衫,放别人身上很是郑重,穿他身上如同猴子穿黄袍似的怎么看怎么别扭。

相貌举止倒还是其次,重要的是,林小哥儿一眼就看出这两人都是修士。

“在下神符门林天赐,敢问二位道友?”

那公子哥起来行了一礼道:

“道友不必客气,在下姓敖,家里排行老三”

“敖……三?”

“对,道友唤我敖三便是。”

这人像是不怎么愿意吐露真名,不过也无所谓,毕竟萍水相逢。

另一人,也就是那个瘦瘦小小的家伙嘿嘿一笑道:

“连神符门的人都来了,这金环派还真有面子。”

“这位道友未请教?”

“道友、道友的叫真麻烦。”

那人嘀咕了一句,敖三则笑着解释道:

“林道友可要当心随身物品,这家伙来自空空门,是掌门探云真人的高徒。”

之前总说如果林小哥儿去空空门当梁上君子或许也是个中好手,这下总算碰到真正的贼偷儿了。

空空门在分类上属于‘魔’之一系,但即使是在奇葩多的‘魔’中,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门派。

它位于惠州,在烟州的正北方,通州的正东方,也就是宝光寺所在的那个区域。门派规模不大,只能算小门小户,名声倒是很响亮。

虽然不是啥好名声。

这个门派的修士都是贼偷儿,神不知鬼不觉闯入禁地,亦或是在你完没有察觉到的时候摸走你身上的东西,这些是他们最擅长的。

而且这帮人就跟有强迫症似的,每天不偷点什么就抓耳挠腮似的浑身难受。

如此行事风格,没有遭到天下的修士联合围剿,是因为门中有严格的规矩。

他们有三不偷。

秘籍不偷,法宝不偷,书信不偷,除此之外偷来的东西中若是有盒子之类的,也绝对不会打开看,并且所有偷到手的东西都会在三天之内还回去。

也就是说,这帮人偷东西纯粹是为偷而偷,根本没有以此牟利的意思。

多亏有这种门规,否则空空门怕是早就被受害的修士给灭了。

“三公子你又揭我老底,什么高徒啊,我们空空门就一个师傅……”

那人埋怨了一句,随后把一个钱袋放桌面上道:

“林哥,叫我小五就行。另外你的钱袋掉了。”

林天赐一摸衣袖里的口袋,果然钱袋没了,这家伙什么时候下的手?

“我没爹没娘,正好是师傅的五徒弟,所以就给我起了个‘探五’的名字。”

起名字这么随便的吗?

敖三笑道:

“我就说看好钱袋吧,这小子从落座开始掏我的钱袋好几次了。”

“不是都好好还回去了嘛,三公子就当陪我玩玩可好?”

这俩人像是之前就有些交情,说说笑笑之间然没什么隔阂。

不过介绍了半天小五,这敖三到底是何门何派,却是没说。

“对了,林道友,咱们这桌上还有一人,不过他刚刚去了厕所,也是个十大出来的弟子,倒是凑巧了。”

敖三话音刚落,随即道:

“嘿,正说着,他来了。”

林天赐回头一看,便看到个虎背熊腰,简直像一头人形狗熊那么壮的人影从偏门走进来,那一身绸缎装被奋起的肌肉撑的鼓鼓的,比之前李梦修更过分,别人穿那套衣服都显宽大,他穿上就跟紧身衣似的。

他看到林小哥儿的时候也楞了一下,随后抱拳道:

“林道友,栖霞谷一别许久不见了。”

此人正是曾经在栖霞谷有过一面之缘的宋玉书,来自十大之一的玉拳派。

话说是不是魔鬼筋肉人都是这种小资情调的名字?名字和形象都非常违和。

但转念一想,人家现在看着壮,可刚生下来的时候也不是一个肌肉疙瘩啊……

打过招呼,宋玉书扫了一眼林小哥儿腰上的葫芦羡慕道:

“林道友好机缘。”

“这还是要多亏宋道友的指点,否则那雷击玉怕是还要再找些时间。”

这话倒是没错,如果不是有宋玉书的情报,林小哥儿当时就打算打道回府了。

“客气,林道友与葫芦有缘,肯定能找得到。可惜我似乎不讨那些仙藤葫芦的喜欢,带着雷击玉回去也没能取得。”

像这种找到雷击玉,却没能拿到灵宝葫芦的修士也有不少,毕竟能否拿到你说了不算,栖霞谷的人说了也不算,必须要灵宝葫芦看得上你才行。

“瞧我这脑子,这二位道友可否认识了?”

宋玉书一把拎起小五,就跟拎一个娃娃似的:

“诶诶!放我下来!”

随手把他放在方桌的另一边,自己挨着林天赐坐下:

“这家伙是空空门的,林道友当心钱袋。”

林天赐笑了笑:

“刚才领教过了。”

“不过这位敖三道友来自何门何派,我也不清楚。”

见众人看过来,敖三抱了抱拳道:

“小门小户,二位道友切莫在意。”

你越说不在意,就越让人在意。

宋玉书是个直脾气,他转头问小五:

“敖三道友是何门派?”

毕竟敖三跟小五好像很熟的样子,问他倒是没错,但宋玉书就这么当着人家的面问也太……

小五装出一副宝相庄严的样子道: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啥意思?”

“意思是我就不告诉你,嘿嘿。”

“好你个小五,竟然敢消遣我。”

看他们之间的谈话,林天赐大致理清楚了三人的关系。宋玉书和敖三都认识探五,而且关系都还行,但宋玉书和敖三之间并不认识。

“宋道友不要为难小五了,家父曾警告我不要在外说出师门,以防引来祸端,还请二位见谅。”

林天赐和宋玉书听到敖三这么说,也就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敖三很可能来自一个隐世门派。

这些门派的规模都不大,隐世的理由也多种多样,比如怀有重宝却无力保护,只好隐藏起来慢慢壮大。

隐世门派多半都是几千年前正邪大战之后导致的结果,有生力量死伤殆尽,门中秘籍法宝又会惹来他人觊觎,所以派搬家等时间慢慢恢复元气。

也有很多的隐世门派就这么隐着隐着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偶尔有修士游历的时候会从不为人知的秘境中发现这些隐世门派的衣钵。

敖三不愿意说,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宋玉书和林天赐自然不会强求。

“我此次前来不过是因为与赤螭派有些因缘,没想到能遇见林道友和宋道友,却也不虚此行。”

“赤螭派?”

这不是金环派娶亲吗?跟赤螭派有啥关系?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