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荔枝直接不显示这个app

“您的质疑很有见地,沙曼大人,事实上雌马并不必然产下马驹,也有可能产下更像父系一方的‘混血半人马’,总体来说,雌马生下这两种后代的几率是一半对一半。”

鲍德温见沙曼一脸认真倾听的神态,像是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就继续为这位特使大人讲解。

“在长期育种过程中,我们对刚才提到的两种类型的混血后代都进行过充分的研究,经比对发现混血人马无论体力还是智力都比真正的人马差了一大截。”

“反之,如果雌马生下来的是混血马驹,那么从一匹马的角度来讲,它无疑是配得上‘冠军’这个称号的优良品种,无论耐力、负重、速度还是智力都比普通马种强得多——唯一的缺陷是不具备生殖能力,这一点很像骡子。”

沙曼点了点头,打了个手势,示意鲍德温继续讲述他的育种经验。

“劣化的混血人马没有饲育的价值,坦率的说,我也不知道它们是否具有生殖能力,至于良种混血马,虽然生育力不健,但是从商业角度来看,没有生育后代的能力反而是一大优点。”鲍德温笑容诡秘。

“不能生育后代,怎么反而是一大优点呢?”沙曼费解地问。

“沙曼大人,我们的教团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和精力培育良种马,可不是为了好玩,也不仅仅是在做畜牧科学方面的研究,最重要的是要把这项成果推销出去,无论卖给军方也罢,卖给赛马场或者富有的庄园主也罢,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赚钱对不对?”

“当然了,如果这件事无利可图,我们何必费这么多力气。”

“所以当我们审视这项成果的时候,应该采取商人而非学者的视角,从畜牧学的角度来讲,不能生育的确是马匹的一大缺陷,但是作为一名商人,我只在乎能卖出多少匹马!”

鲍德温眉飞色舞地说。

“如果顾客从我的牧场购买马驹,可以带回去自行繁殖,往后他就不会再来找我买马了。”

艳裙女郎有个美好心情

“反之,如果我们培育的马驹无法生育后代,就不怕别人买回去自行繁殖,需要这种马的顾客只能来找我们求购,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彻底垄断这门生意,源源不断地赚取暴利!”

“精彩,非常精彩!”

沙曼以右手拍打接驳在自己左腕上的那条活蛇,通过这种怪异的鼓掌方式,表达对鲍德温刚才那番话的由衷赞赏。

“亨利,难怪胡克将军夸你是一个难得的聪明人,你刚才那番高论令我耳目一新。”

“能够得到沙曼大人的赏识,鄙人不胜荣幸之至!”鲍德温以略显夸张地方式摘下礼帽按在自己胸前,向沙曼深深鞠了一躬,笑嘻嘻地说:“等您回到教团本部,如果能把鄙人刚才那些粗浅的见解当面汇报给教宗大人,那就更令我感激不尽了。”

“你尽管放心,我会把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如实向上汇报,不出意外地话,教宗大人将赐予你丰厚的奖赏,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疑问。”

“沙曼大人请讲。”

“你刚才说到,雌马受孕后只有一半的几率产下混血马驹,还有一半几率会生下劣化的混血人马,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处置那些混血人马的。”

“我们不需要这种劣化的半人马,把它们养大纯属浪费粮食,更何况雌马的发情期只有短短不到一个月,孕期却长达近一年之久,我可不能容忍雌马长期孕育这种无法为我们带来利益的劣化杂种!”

“秉承经济高效的原则,我会在混血人马的胚胎刚刚成形的时候就把这毫无用处的小杂种处理掉,尽快腾空雌马的肚子,以便用于进行新一轮的育种。”

鲍德温的语调平静而冷漠,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客观事实,好比“二二得四”,不涉及道德伦理层面的评判。

“我赞同你的观点,亨利,不过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似乎还存在一个技术难点,”沙曼兴致盎然地追问,“我的意思是,在雌马尚未分娩的时候,你怎么能够甄别出它腹中孕育的,是良种马驹抑或劣等人马呢?”

鲍德温微微一笑,伸手在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摸了摸,取出一面装有象牙握柄的放大镜,镜面约有巴掌大小,在昏暗的地下室中散发出朦胧的魔法灵光。

“沙曼大人请看,这是我花费重金求购的魔导器,叫做‘透视镜’。”

“通过这面神奇的透镜,我的视线可以透过雌马的血肉阻隔,直接看清其腹中孕育的胚胎,根据胎儿在发育过程中呈现出来的特征,不难分辨出是马驹还是人马。”

“如果透视镜看到的是马驹,我会用红色颜料在怀孕雌马的臀部打一个对号,如果看到的是人马胚胎,就在雌马臀部画上叉号,过后我的助手会给所有打上叉号的雌马服用兽药,及早堕下无用的胎儿,免得浪费时间和饲料。”

沙曼接过鲍德温递来的“透视镜”,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过后又握着这面透镜走到畜栏跟前,冲着雌马一一照射,视线果然透过皮肤与血肉,骨骼内脏都看的清清楚楚。

沙曼满意地点了点头,将“透视镜”还给亨利·鲍德温,正要开口说话,身后楼梯口那边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响起刺耳的“魔法警报”。

沙曼脸色微变,转向鲍德温:“出了什么事?”

鲍德温一脸迷茫,回头望向魔法警报传来之处,远远看见一个身穿自家号服的奴仆顺着通往地表的楼梯飞奔下来,气喘吁吁,行色慌张。

“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慌什么!冷静下来,告诉我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鲍德温呵叱道。

“是……是铁蹄部落!铁蹄部落的人马一族连夜杀进了镇子,已经把这栋宅院团团包围起来,放箭射死好多卫兵,还把火把丢进院子!”

赶来报信的家仆抹着冷汗,满面惶恐。

“老爷!现在整个宅院都起了大火,几乎所有房屋都被点燃,您赶紧想想办法吧!”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