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成年版在线观看

几分钟后……

“宋大夫。”

绰号吃瓜群众的刘健从一个巷子里跑了出来,凑到宋澈的面前,露出一贯淳朴呆萌的笑容,“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找我了。”

“我也没想到我们能这么快见面。”宋澈笑了笑,搪塞道:“正巧我也想来唐人街逛逛,忽然想起了你这半个东道主。”

“别挤兑我,其实我连半个东道主都算不上。”刘健笑道:“不过给宋大夫当导游还是够的。”

“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哪里会……呃,不过我还得回去跟我舅公打个招呼。”

在航班上,刘健就提过自己是顺道来洛杉矶探亲的。

说着,刘健一指巷子,道:“很近的,我舅公在里面开了家跌打馆。”

跌打馆,一个很有华夏历史韵味的称呼。

在古时候,特别是南粤地区,跌打馆一度很盛行。

简单来说,这是中医领域的外科衍生,主要治疗皮外伤。

甜心的水果房间很芳香

“那一起过去看看吧。”宋澈主动提议道,也想顺便看看刘健的虚实。

关于刘健的情况,别说药神组织的创始人唐天雄不知道,就是管理亚太群的萧邦德也是一知半解。

他只知道,这家伙是066摆渡人推荐进来的,背景是一个小县城医院很普通的临床外科医生。

按萧邦德的话来说,他早看这家伙不爽了。

涉及到正经的医学讨论,基本不见这家伙。

但每次耍嘴炮,绝逼是他冲在最前面!

总之就是一个键盘侠,看什么不爽了,就骂这个、怼那个。

而此次药神组织亚太群派来支援宋澈的,本来应该是066摆渡人。

结果摆渡人临时遇到了棘手的差事,只能委托刘健代为驰援……结果,这家伙真的人如其名,在从邮轮到夏威夷,躲在角落旁观了一路!

当下,宋澈也没着急表明来意,跟着刘健走进巷子,在里面绕了两下,果然看到了一家跌打馆!

“古苗跌打馆。”

看到悬挂在门头的残旧牌匾,宋澈心里一动,问刘健:“你们家真是传承苗医的?”

“算是吧,不过我是没传承到多少。”刘健讪笑道。

其实,跟萧邦德打听刘健的情况时,宋澈也好奇过为何这个平平无奇的家伙,能获得518的排位。

至于为何给了他518的排名,也是群里一个排名前三的元老成员帮衬争取来的。

原因嘛……倒不是说这家伙的本事或特长如何,纯粹是因为这家伙是苗族!

当然,人家也不是靠着少数民族的优待政策混进来的。

而是由于刘健的家族,是苗医世家!

苗医,也是中医一种!

世人基本觉得中医就是华夏传统的医学。

但很少人知道,华夏传统医学,也是包罗了许多的医学体系。

真正的中医,其实应该叫汉医,以汉民族为主题发展出来的医学体系。

除此之外,其他民族也有各自的医学体系,比如藏医、蒙医、维医、朝医、彝医、壮医、苗医、傣医等。

随着华夏文明大融合,这一个个少数民族的医学体系最终也殊途同归,融汇成了现代所谓的中医。

但是,这些少数民族的医学体系并没有消失,只是以很低的存在感,继续传承在华夏神州之中。

少数民族有特殊的政策待遇。

而药神组织,本着保护少数民族医学传承的宗旨,对于这些民族医学传承者,也给予了一些优待和扶持(其实还是因为少数民族政策),以便让火种延续下去。

当初,就是知道了刘健的这层身份,药神组织的几位大佬一核计,干脆给了一个存在感不是很高的身份。

或许就是因为在医学体系里一向不高的存在感,让刘健给自己取了个吃瓜群众的绰号……

“舅公。”

刘健一进门,就扯了一嗓门。

结果,立刻有人呵斥道:“闭嘴!”

刘健赶忙闭上嘴,同时跟宋澈和朱邪讪笑道:“我舅公在接诊。”

宋澈却没干等着,闲庭信步的走进跌打馆,打量了一下医馆里的器具,都是透露着历史和苗族的气息。

还能看到见血飞、鱼腥草、金铁锁和紫金莲等苗医常用的药材。

闻着一股飘来的奇特草药味,宋澈看着屏风后若隐若现的身影,径直走了上去。

“宋……”

刘健想要劝阻,

但宋澈已经绕过了屏风。

他站在披风旁边,默默注视着。

只见一张治疗床上,躺着一个浑身光溜溜、只穿大裤衩的男子。

旁边,则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穿着黑褂子,透着苗族风格。

这位老者正手持着一颗鸡蛋,在这个男子的胸腹部位不断滚动。

明明很简单的动作,但老者干得格外仔细和缓慢,仿佛每一次滚动都要付出很大的心力。

而在老者的旁边,放着炉子和煮锅,锅里面的沸水,正浮动着几颗鸡蛋,一些药材和……银首饰!

这时,老者正好用鸡蛋滚完了男子的胸腹,微微吐出一口浊气,趁着休憩,道:“小健,剩下的你来!”

说着,老者一指煮锅,但很快的,他发现站在后面的并不是刘健,而是一个陌生的小白脸。

“你谁?谁让你进来的?”老者沉下脸呵斥道。

“舅公,他是我的朋友。”刘健赶忙进来解释道:“他也是一名中医,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中医?胡闹!谁允许你随随便便带人进来的,还在我治病的时候!”老者的脾气不太好。

宋澈不急不怒,又看了眼煮锅,道:“老先生,您是在给这患者治冷病吧?”

闻言,老者的怒气戛然停滞住了,再次煞有介事的打量了一下宋澈,老眼闪现出一丝精芒。

“有点意思……”老者一看宋澈居然能看出自己的治疗法,就意识到这个所谓的中医确实有点能耐。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的?”老者询问道。

“想跟您打听一些事情。”宋澈如实道。

面对这个性情如火的老者,没必要搪塞扯谎,否则等回头表露了真实意图,只会徒增老者的反感和厌恶。

“我这里就是给人治跌打伤的,你要打听事情,应该去找警察。”老者硬邦邦的道,脸色又有些臭臭的。

想来,他一度还以为宋澈这个中医是慕名而来的,结果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难免有些不快。

宋澈笑道:“有些事情,连警察都未必知道,还不如您这种湖土著的消息来得灵通。”

老者的眉头一皱,又想了想,一指煮锅,道:“我有些累了,剩下的活,你帮我做一做。”

Related articles